教育资源网图标 教育资讯 学前教育 K12教育 STEAM教育 考试相关 学校动态 教育机构
用户登录

家庭教育指导师:不要高估和误解孩子

2020年08月26日

      前两天去朋友家小住,朋友向我诉说了近两年的失眠和焦虑。

虽说我是心理学工作者,但却没放在心上,觉得她只是因为孩子不在身边的一时孤独。

因为她给我的感觉是,一切都好,丈夫、孩子、工作、家境,甚至婆婆都像亲妈一样。

在我这里,她的人生近乎完美。

我随声应和着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,她说年前她的头发剪了7次,染了3次,还是回到了最初的模样,我开始正视她的问题了。

说到儿时的经历,她说她们家孩子较多,照顾不过来,于是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了姑姑家生活,姑姑姑父都非常喜欢她,把她当自己家孩子一样看待,他们相处的很和睦。

现在回家,两家的父母还争着抢着去接她到自己家里住。

朋友是这样的,热情好客,乐于助人,总是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,拥有很好的人际关系。

但也是在这次聊天时,她第一次向我透漏她的累,每天甚至是咬牙切齿的维持着不想维持的关系,很想打破,却又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选择相安无事。

说到这里,她的眼里已满是泪水,我抱了抱她,因为我懂得她的辛酸和委屈。

她虽然是在长大以后离开了家,到了另一个亲人的怀抱,但是感受的那份爱是永远不能跟父母相比的。

就像隔代养的孩子,永远比在父母怀里长大的孩子要懂事,因为在她们的潜意识里,这些亲人永远不可能像父母那样宠溺自己,他们是不安全的,要靠自己的“懂事”来争取这份安全感。

所以性格里也就多了份讨好和迎合,迎合就不免要委屈自己,这也是造成她人际关系困扰的原因。

也是近期,与一个相识很久却不曾认识的朋友相知,我开始被他好看的皮囊和温文尔雅的气质所吸引,但是在相处一段时间后却给人一种寡然无味的感觉,毫无生命力。

在给他做绘画投射时,再次确认他是个刻板毫无生趣的人,但我也看到了他内心的挣扎。第二天他便找我聊天,说了一些他的成长经历,一路的顺分顺水,看似波澜不惊,甚至是散养式的成才,但内心却承载着家庭巨大的希望,负重前行,虽然成全了别人的梦,但却无法安放自己的灵魂。

一个朋友的表弟,在妈妈的悉心照顾下一直优秀着,有钱、有权、帅气,而且学习成绩很好,似乎毫无缺陷,但是今年考研却失利了。

他很懂事,虽然知道自己不开心,但也理解妈妈是为了自己好。

这是似乎是他给妈妈“众叛亲离”的最好安慰,却让自己一直活在虚伪的感恩里。

他也许会成功,来回馈对妈妈的爱,但也有可能会选择用死亡来回击对妈妈的恨。

我大概是离家出走最多的孩子,最近的一次离家出走是11年前,高考失利,性格倔强的我不想从一开始就过没有希望的生活,选择了走进社会去品尝这多彩的人生。那一刻的决绝似乎背叛了所有,我选择在陌生的城市里一天做三份工都不愿回家听父母的摆布。

我做过家政,在别人吃饭时,我跪在地上给别人擦地板;在肯德基当过收银,打扫过卫生;晚上去上过安利的课,也发过小传单。

在那挣扎的一个月,没有吃过一顿米饭,没有睡过一个懒觉,2块5一个的鸡蛋饼我吃了一个月,我用尽了自己的所有骨气,还是回了家。

后来爸妈多次问我当初后不后悔,我说不,因为我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,收获了什么,我也不觉得输给了父母,因为我知道自己要什么。

这是我的成长,虽然爸妈依然难以理解我骨子里的叛逆,但杨老师(心理学界大咖)却说:“你太牛了,以后一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。”

这是我渐渐忘掉的一段经历,也是在写这篇文章时突然出现的一段记忆,它已经以一种无形的力量融入了我的骨血,承载着我永不放弃的决心,也是我活的灵魂。我们为了适应这个社会的发展,压抑了本能,都活成了别人眼中的自己,更准确的说是父母眼中的你。

我们形成了一套套的应对模式,可能会说着言不由衷的话,感觉上是如鱼得水,但潜意识里却在挣扎。

我们的内心是矛盾的,也是痛苦的。

这样的我们对自己的成功也永远是否定的,再怎么努力内心都是空旷的。

只有当我们的言行和内心合一的时候才能释放巨大的能量。我们只有摆脱掉那些根深蒂固的束缚,才能成就自己,也能更好的回馈家人。